<font id="wnhhq"></font>
      <b id="wnhhq"><address id="wnhhq"><thead id="wnhhq"></thead></address></b>
      <source id="wnhhq"></source>
      <var id="wnhhq"></var>

      棄園的落日(外三首)

      來源:榆林日報 時間:2023-12-05 09:56:56 編輯:郝莉娜

      這里曾住過美好的男人和女人

      這里曾有過美好的居家和奮斗的史話

      當我以一個過客的身份推開半開的柴門

      當我以陳氏的名義問候一地的荒草和矮墻

      我想我是有罪的

      所有的進入都像是一種侵略和冒犯

      棄園的落日

      它要安靜地落入草叢


      沉疴

      我不肯把歲月比作一把梳子

      但它的確像一把梳子

      這樣的比喻的確老套

      但新的式樣又無法矯正歲月與梳子

      在我眼里更好的關系

      木質的梳子

      骨質的梳子

      水質的梳子

      它們都得從青絲迎向花白

      定有一些什么從它的縫隙中漏下來

      漏下來的必是良物

      比如光

      也比如屑

      為什么還會是屑呢

      那不肯滯垢的跌落

      如新生之物

      代謝出我們終不能言盡的沉疴


      偏愛

      在冬天,偃旗息鼓的莊稼人

      習慣了,集體蹲曬偏西的日頭

      植物自發地生長著,一些玻璃草

      用天生的鋒刃,向她剖開后天的微芒

      無所事事的羊群,和許多無所事事的日子

      一起被圈養,當主人用地下的石油

      換取新的糧食、馬革和布匹。一場關于

      青草的大夢,就同失散的舊農器

      相吊成一個村莊,隱痛的肝腸

      行走中的女子,她可以沒有行囊

      卻不能沒有熱愛,所有的腳印和素履

      都將是她生命里,至簡的果實

      有土地和牛羊的地方,她不要分出故鄉

      有矮墻和大院的地方,也不要辨出爹娘

      為土地和村莊,她想活得稀里糊涂

      甚至,顛三倒四


      對話

      我們曾經,多么喜愛生長翅膀的動物

      會游泳的鴨子,會撲棱的小鳥

      但是現在,它們帶著過分神秘的符號

      被我們,擋在了身體和視線之外

      是藍天在懲罰自由,還是湖水在懲罰自由

      沒有對翅膀的親近,我們還剩下些什么

      當人類孤單地靠近人類,甚至在某一天

      人類成為一棵,飄不下葉子的大樹

      動物在天堂的微笑,也許是一張名畫的微笑

      價值連城,卻無人能兜售

      張曉潤

      熱點推薦
      日韩一级欧美动漫国产,久久精品无限国产资源好片,韩国一级a爱做片观看免费,中文字幕无码av不卡一区

        <font id="wnhhq"></font>
        <b id="wnhhq"><address id="wnhhq"><thead id="wnhhq"></thead></address></b>
        <source id="wnhhq"></source>
        <var id="wnhhq"></var>